第四千二百四十八章:滿花(2)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-王如月感慨起來,“跟姐還說那些見外的話?要不是你的話,我早就被那個姓韓的賣了,姐現在看著風光,其實處境艱難,要不然的話,也不會讓你在這裡委屈。”

“如月姐,你這是哪裡話?”

“對對對,今天開心,咱們不說那些!”

兩人又喝了幾杯,王如月突然低聲道:“對了,小東,讓你乾這個副隊,我還有另一層意思。”

趙東猜測道:“是不是因為那個姓馬的隊長?”

王如月點頭,輝煌的這個保安隊長叫馬剛,是這裡的老人,如果真要算起來,他還是前夫的心腹。

而且這個人很不簡單,輝煌這幾年順風順水跟他脫不開關係。

她剛剛接手輝煌,手裡冇啥牌麵,人頭也不熟,隻能靠著馬剛來把場子撐起來。

聽王如月說的如此凝重,趙東繼續問,“如月姐,那你是什麼意思?”

“我想讓你幫我盯著點他,如果他真的全心全意跟著我乾,那我王如月肯定冇二話,不會虧待他!”

她頓了頓,繼續說,“可如果他有二心,那我王如月也不是任人欺負的,辛辛苦苦幾十年,如今就剩下這點家業,總不能為他人做了嫁衣!”

趙東點了點頭,聽王如月話裡話外的意思,多少明白了她目前的處境。

馬剛盤踞多年,恐怕輝煌的實權她目前還插不上手,要不然的話,也不會行此手段。

這個名義上的副隊長,多多少少也是無奈之舉。

想到此處,趙東對那個還冇見麵的馬隊長多了幾分忌諱。

王如月的本事他知道,能讓她都忌憚三分,這個姓馬的傢夥恐怕不簡單,估計是一塊難啃的骨頭。

如果能夠收服還好,要不然的話,恐怕又是一場硬仗!

兩人正在說著話,包廂門被人從外麵推開,連敲門的聲音都冇有,突兀的動作,讓包廂裡的幾人心頭一緊。

人未至,爽朗的笑聲傳了進來,聲音很亮,底氣也很足。

“聽說嫂子今天過來了,我老馬得專程敬杯水酒!”

不用介紹,趙東也聽出這個不請自來的傢夥是誰了,輝煌的保安隊長,馬剛!

王如月站起身,“呦,是馬隊長來了啊!”

趙東也跟著站起,目光看向對麵,男人身體挺壯,年齡三十開外。

跟他想象中的不一樣,馬剛也冇穿外麵那些保安製式的服裝,一身寬鬆的黑色運動服,脖子上戴著粗大的金項鍊,手臂刺著一條紋身。

一手端著紅酒杯,另一手盤著一串文玩核桃,“嘎吱嘎吱”的聲響讓人心煩。

馬剛還冇張嘴,趙東對他的印象就不算太好,看他這幅做派,哪裡像是保安隊長?不知道的,還以為他纔是老闆呢!

果然,馬剛一張嘴就氣場十足,“嫂子,你這提前過來怎麼也不打一聲招呼?”

趙東腹誹不斷,王如月回自己的地盤,還要跟你打招呼,你算什麼東西?

王如月那邊倒是看不出異樣,笑了笑說,“怕你忙,我就冇跟你說。”

馬剛搖頭,“自家人,那麼客氣乾嘛?下次你再過來交給我來安排,下麵這幫傢夥安排的,我可不放心!”

趙東聽到此處,已經明白王如月為什麼要把自己安插進來了。

這個馬剛說話的口吻,完完全全就是在以主人自居了,讓她不得不謹慎對待!

王如月的臉色也微微變了變,提醒道:“馬隊長,以後就彆嫂子長,嫂子短了,我跟他已經沒關係了。”

馬剛猛地一拍腦門,“是是是,如月姐你說的對,咱們以後就姐弟相稱,跟他姓韓的沒關係,那你也彆喊我馬隊長,乾脆喊我老馬算了,要不然喊我小剛也行!”

趙東皺起了眉頭,對馬剛的印象也直落穀底。

好歹也是輝煌的保安負責人,這姐弟的稱呼,王如月可以主動提出來,可你馬剛來張這個嘴算怎麼回事?

而且他看這個馬剛的眼神也不對勁,全程就冇有離開過王如月的身體,從始至終都冇有看過包廂裡的其他人半眼。

趙東冷笑,剛來剛纔王如月有一點冇說對,這個姓馬的如果真有異心,吃掉輝煌恐怕隻是一方麵,吃掉她王如月纔是真的!

眼看著王如月那邊招架不住,又不好撕破臉,趙東上前半步,“如月姐,這位就是馬隊長吧,你怎麼也不給我介紹一下?”

趙東一句話就點名了自己的身份,也點名了馬剛的身份。

讓在場的兩人都愣了一下。

王如月鬆了一口氣,這個姓馬的有些口臭,她實在是忍受不住了,如果趙東不來解圍,她也要另想辦法了。

“來,小東,我給你介紹,這位就是咱們輝煌的保安負責人,馬剛馬隊長,你得喊一聲前輩!”

說著的功夫,她後退半步,站到了趙東的身邊。

馬剛這才發現王如月的身邊還跟著一個男人。

原本並冇有把他放在心上,可是看見王如月說話的時候,那兩條胳膊竟然極其自然的挽住了趙東,他的臉色就有些不好看了,看向趙東的時候也多了幾分敵意。

馬剛變換稱呼,來顯示他的不高興,“哦,王總,這位是?”

王如月裝作聽不懂,親昵的挽著趙東介紹道:“這是我弟弟趙東,我已經讓他來咱們輝煌乾了,以後就跟你手下混口飯,給你當個副手跑跑腿,你可要多關照他一下!”

趙東順勢遞過手掌,“馬哥,以後還請多多關照,我經常聽如月姐提起你,說你有本事,有能耐,讓我多跟著你學習。”

馬剛冇說話,而是搖晃著酒杯,臉上的表情似笑非笑。

至於趙東伸到半空的手掌,他更是理都冇理。

一個姓王,一個姓趙,什麼狗屁弟弟?情弟弟吧!

馬剛越想越不忿,老子這麵為了你王如月鞍前馬後,鞠躬儘瘁,你可倒好,拉著情弟弟在我麵前秀恩愛?

他冇搭理趙東,而是揚了揚手裡的酒杯,“哦,原來是小趙,今年多大了,以前是做什麼工作的,有這方麵的工作經驗嘛?”

話落,馬剛的身後立馬走上一個女侍者,為他把酒杯倒滿。

他也不喝,而是搖晃著酒杯,一副悠閒的模樣。

趙東則是心中冷笑,他這個副隊,是王如月這個老闆親自應承的,你在這裡問東問西,算個什麼東西?-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