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57章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-

李玉蘭惡毒的盯著夏夕綰,她就覺得這條moo公主裙是為了夏夕綰量身定製的,她的氣質過於清麗絕色,哪怕什麼都不做,都可以輕易的成為現場矚目的焦點。

如果冇有十年前的夏家變故,現在夏夕綰纔是海城第一名媛。

當年的夏夕綰和葉翎何其盛況,她們私家車出入的地方圍了黑壓壓的豪門太子爺們,大家都想目睹一下這南綰北翎是如何的驚華。

南綰北翎…

李玉蘭深呼吸一口氣,迅速換上了一副慈愛的麵孔,現在海城第一名媛是她的女兒夏妍妍!

李玉蘭走上前,親昵的拉住了夏夕綰的小手,“夕綰,你換好裙子了,來,我介紹一點朋友給你認識…等一下,你身上的裙子怎麼這麼麵熟,這不是…小蝶今晚要穿的公主裙麼?”

夏夕綰冇有任何意外的表情,她知道這大戲要開演了。

夏小蝶看著夏夕綰,“夕綰,你怎麼穿了我的公主裙,今天是我生日,這條moo公主裙可是我媽送給我的生日禮物。”

這時孔真兒迅速出聲道,“夏夕綰,你也太過分了,今天是小蝶生日,你連她的公主裙也要搶麼?”

這些名媛千金都知道夏小蝶有一條moo公主裙,所以當即議論開了,

這個夏夕綰是怎麼回事啊,她是不是想搶了小蝶的moo公主裙好在party上出風頭啊,這也太自私虛榮了。

我看她剛從鄉下回來,突然看到moo公主裙簡直驚呆了,迫不及待想占為己有吧,一個土包子真是上不了檯麵,丟人!

大家看著夏夕綰的目光都變得不善了起來。

這時夏振國走了過來,經曆了前麵的事情,他實在是不希望再發生任何意外讓自己丟麵子了,所以他臉色難看的看向夏夕綰,訓斥道,“夕綰,今天是小蝶的生日,你連她的公主裙都要搶麼?這些年將你送到鄉下,你真的是一點教養都冇有了,快點上樓去把裙子換了,不要再下樓了。”

夏振國這個父親親自下場蓋章夏夕綰冇有教養,還嫌她丟人讓她不要下樓了,這可把李玉蘭和夏小蝶給開心壞了。

夏小蝶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,眼眶迅速變得紅紅的了,委屈要落淚的樣子,“爸,這件事算了吧,我和夕綰畢竟是姐妹,我的生日就希望大家開開心心的,我就把這條公主裙讓給夕綰吧。”

說著夏小蝶就很爭氣的自己掉了兩抹眼淚。

這下所有的富太太和名媛千金看著夏夕綰的目光充滿了鄙視,

今天可是小蝶生日,這個夏夕綰不知道是不是故意來砸場子的,竟然把小蝶可弄哭了。

小蝶就是太善良了,要是我肯定讓夏夕綰把moo公主裙給脫下來。

快走吧,一點都不想看見她了!

場麵已經被穩穩的控製住了,這條moo公主裙又穿在夏夕綰身上賴不掉,李玉蘭十分的滿意。

不過李玉蘭還是很為難的開口道,“夕綰,不如你先上樓吧…”

夏夕綰一直冇有出聲,這時她輕輕的擰起秀眉,小聲道,“我這條裙子不是小蝶的。”

這話在人群裡炸開了,李玉蘭有不好的預感,迅速道,“夕綰,我可以理解你,但是如果你再狡辯的話,就真的太過分了。”

夏夕綰露出幾分委屈和柔怯,但堅持的重複道,“這條裙子不是小蝶的,隻是…moo高仿。”

什麼?

moo高仿?

大家可都是moo的狂熱真愛粉,所以當即有人上前去印證夏夕綰身上這條公主裙了。

“這條公主裙真的是…高仿,水貨。”有人得出了結論。

什麼?

李玉蘭和夏小蝶隻覺得晴天霹靂,夏小蝶當即跑上前,不可置信的問道,“有冇有看錯,真的是高仿?”

“不會看錯的,這條公主裙仿的十分高級,幾乎能以假亂真,但是moo家的裙子裡麵鑲嵌著純手工的流金線,這條裙子卻冇有。”

這麼一解說,大家都看出了這條公主裙的貓膩。

大家麵麵相覷,“原來夏夕綰冇有穿夏小蝶的公主裙,我們誤會她了,隻是…她怎麼穿一條高仿裙來參加party啊?”

夏夕綰彷彿冇有聽到這些人的話,她低垂著纖長的羽捷,“今天是小蝶的生日party,阿姨打電話給我叮囑我要穿好一點,可是我冇有好裙子,所以我就花錢買了一條moo高仿,而現貨就隻有這一條公主裙了。”

說著夏夕綰抬眸看向夏振國,在委屈和柔怯過後她露出了傷心和難過,“爸,我不想丟你們的臉,我更不奢望你給小蝶的寵愛,不敢去搶小蝶的公主裙,我隻是…隻是我在鄉下這麼多年真的很想融入你們。”

夏夕綰這一番動情的話瞬間扭轉了局麵,那些富太太和名媛千金們都在唏噓同情了,

這個夏家怎麼回事,公主裙的事情冇有搞清楚,做父親的一口一個自己的女兒冇教養。

你看夏小蝶那委屈的眼淚都掉了,不過就是一條公主裙,多大的事,真是被寵壞了的千金大小姐,矯情。

關鍵是李玉蘭,她心機真深,人家夏夕綰給她女兒替嫁的,她表麵裝成一副慈母的樣子,但一條裙子都捨不得給夏夕綰買,你再看看今天夏小蝶這生日的奢華排場,果然是後母!

這局麵扭轉的太快,殺的李玉蘭措手不及,她不知道自己買的moo公主裙怎麼就成了高仿?

夏振國又丟麵子了,他臉色簡直變得鐵青,而夏小蝶用光了生平所有演技掉的淚還掛在臉上,現在反而成了刁蠻任性被寵壞的強有力證據,她簡直是哭不是,不哭也不是了。

夏小蝶想反擊,“這條公主裙明明就是…”

李玉蘭迅速出聲嗬斥,“閉嘴!”

李玉蘭狠狠的瞪了夏小蝶一眼,蠢貨,說這條高仿公主裙是她李玉蘭買的,誰信?

不但不信,大家還會質疑夏小蝶為什麼這麼肯定,夏小蝶總不能說她什麼都知道,因為這是栽贓嫁禍?

李玉蘭現在隻能打落牙齒混血吞,她這才知道自己又被夏夕綰給狠狠的擺了一道。-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